中国证券投资咨询公司排名

天籁小说 > 玄幻小说 > 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 > 第二百三十三章长老之争
第二百三十三章长老之争
又是十二城大殿,龙城主依然一副威严的面孔,端坐在中间。与前一次相比,此次九大长老的坐席一边坐着四人,而敖玄云却也在其中,并不意味着敖玄云已成长老之一,而是今天特意来此,就是想成为长老之一,而且是十分位高权重的长老,掌管城防。
这一边坐的是古长老为上,量公长老其次,接下来是莫长老,紧随着的就是敖玄云。
而对面首位则是钱长老,紧接着则是星宫周公长老,接下来是奚长老,主管对外,以及信息,说白了就是与银海其它部配资开户 ,还有与各层星空的守护保持着配资开户 ,而且随时掌握十二城各镇的信息,以及十二城周边的情况。他的下面也有许多实力非凡的魂师,若说这九大长老中,以古长老实力最强,掌着魂修院,以钱长老次之,掌管着整个十二城的魂币,其次就是树长老,再下为就是他与量公长老,其它长老都只管一些日常生计。
再下一位侧是一位相对年轻的徐长老,主管医约救济这一块,这两日刚从狮山镇回来,显然有些疲惫,像是要打瞌睡的样子,精神很差。
仙婆婆与树长老都已死,兼之这两日十二城内命案连发,让整个大殿之内,充满着一股压抑的气息。
敖玄云一改常态,也不再嘻皮笑脸,学着其它长老一样,正襟危坐,不苟言笑。
龙城主见人都已到齐,看了大家一眼,缓缓道;“徐长老,狮山镇如今是何情况?”
徐长才如梦初醒看了看龙城主道:“回城主与几位长老,狮山镇现任城主为山中秋韵,也就是前城主山中堂之妹。”
“这个大家都知道了,上次敖城主来时已说过,你就说说此次狮心灵魄出世,狮心山塌陷,造成多少民众死伤,现在又是如何应对的。”
龙城主对这徐长老有些烦了,知道这个长老生性风流,年纪也轻,日夜不分,流连于姻花之所,看他的样子,并非往来狮山镇所累,却不知是去何处逍遥这才脸色疲惫。
“山中秋韵购得白羊坪粮食,还有自家便卖了山中堂与山中意的别院,向狮山镇大富之家购得物资,兼之金牛镇送去了大批物资,现在狮山镇民众到也安置得当,山中秋韵已派人在横南山脉遍建民房,重建家园,看她的样子,是想让整个狮山镇迁到横南山脉,让人有些不解,此次一共造成二万余百姓丧命,一万多受伤,狮山镇破坏十分严重。”
徐长老说完,喝了口水,显然已有些精神了。
“狮山镇之事就如此吧,你调些物资去,也算是同城之谊,如此大难,我十二城当也不能?手旁观,莫长老你暂时帮着徐长老,尽快办理,至于她何故在横南山脉修筑村舍,想来敖城主必然清楚,我们却也不便过问其中原由。”
“秋韵妹妹自然也是为狮山镇百姓着想,若是原地安置,怕以后异界之灵叨扰,所以建在山中反而更有利于百姓居!”
敖玄云看了看龙城主,简单的把山中秋韵的想法说出,也是不想这些长老对和疑。
龙城主微微一笑,看了看钱长老道:“如此最好,钱长老,那两位城主为何还未来到?”
钱长老一笑,向着身边一拍手,在他身边却同时显出两个人来。
一个十分妖娆,身材高挑,却是一个女人,而别一个则五大三粗,一脸蟹黄之色。
敖玄云一看,脸上一变,这十二城所有的城主除了这两位,似乎他都已见过,如此看来,应该是北边海沿的巨蟹座星系,巨蟹座的城主,黄脸生,还有就是地底三洞主之一的,射手座星系,射手座洞主妖艳公主,也真是人如其名。
“你们两位城主先坐吧,我看这一边还有一个位置!”
龙城主说完,那黄脸生坐在对面,而妖艳公子则坐在敖玄云边上,带起一股骚味,让敖玄云有些受之不了。
妖艳公主却是盯着敖玄云,像是见到可口的食物,竟然咽着口水,不知道是不是地底呆得时间长了,未见过敖玄云如此帅气的城主,所以十分在意敖玄云。
“黄城主久在我十二城北低抗外族生灵入侵,对城防要务十分在行,此次树长老已故,你就来此接替树长老,掌管十二城城防要务,以后就是九大长老之一,而妖艳公主代表着地底三洞生灵,想来就代替原仙婆婆的长老之位,你二人日后当要与其它长老多亲近亲近,有什么不知道的,还要请各位长老扶持扶持!”
龙城主说完,向各位长老巡视一遍。
“龙城主,那敖城主如何安排?”
量公长老此时才知道龙城主早有安排,可他早上还与龙城主谈及让敖玄云接替树长老,以掌管城防要务,而龙城主却也并无异议,现在看来,这其中必然还有不可告人之处。
“量公长老,敖城主现在可还是杀人嫌疑之人,自敖城主来我十二城,已连发如此多的命案,想来量公长老十分操劳,是不是忘了我十二城的规矩了!”
对面的钱长老一副半讥半讽的样了,慢慢悠悠的说完,却并不看量公长老,而是轻举茶杯,自己喝茶,一点也不把量公长老放在眼里。
“谢长老,我量公在十二城一直负责断狱诉讼之事,却从来也未敢把十二城规矩忘了,只是城东命案与景然轩命案,谁是谁非却并未有定论,昨夜十三起命案,可与敖城主毫无关系,想来谢长老是认定敖玄云必是杀人犯了,才如此排挤吗?”
“量公长老,这人已安排妥当,难道你认为我处事不公吗?三日连发命案,你当要尽快破案,十二城民众人人恐慌,这可是你量公份内之事,若是你觉得敖城主有用,你当可自行用之,想来以量公长老之能,还有敖城主的智谋,十天之内定然把这几起案子破除,若不然,我纵是城主,却也难保你长老之位了!”
龙城主的口气十分严厉,这让量公长老十分生气,想再行辩解,一边的莫长老却是轻轻压了压他的手,让他消消气。
敖玄云一直未语,其实是在观察着各位长老的表情。
古长老显然是早就知道如此安排,却依然到牢里放敖玄云出来,而且还表现得对他十分信任,可此时却是十分漠然,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想着仙婆婆的事,对谁做城防长老无动于衷,更对谁代替仙婆婆之位不感兴趣。
而对面的谢长老当是此事的主导者,所以量公长老一说话,他就直面驳斥,直戳量公长老的弱势,让量公长老难得有话语之权。
周公长老则像早已算准一般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只是眯着眼,看了看敖玄云,意思很明确,就是让敖玄云勿要上火,从容应对。
奚、徐两位长老自然是与谢长老一伙之人,所以以此来看,这三位长老定然已占优。
可从敖玄云这一边来看,现在明显支持他的就量公长老,古长老不表态,这就让敖玄云处于弱势,而周公长老虽然欣赏敖玄云,似乎却是胸有成竹一般,并不支持敖玄云来掌管防务之职,看来有其它想法。
“量公长老,不必为我说请,这十二城之大,在境里之内,想来也只是方寸之间,我敖玄云从来也未把这什么长老、城主之位放在眼里,切不可为了我失了面子,至于谁当长老,既然龙城主已然安排妥当,自当遵行,我还是回景然轩小住几日,想来牡丹仙子的牡丹楼,我却还未入得,如此良机,自是不容错过!”
敖玄云说完竟自站起身来,长伸一个懒腰,一副谁都不看在眼里的样子,十分傲慢!
“敖玄云,这可是十二城议事大殿,难不成你真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吗?”
谢长老抢在龙城主之前,一副欲加之罪的态势,顿时让整个气氛开始紧张起来。
“在境地行走,靠的是实力,若谢长老有什么不服,直管来教训教训于我,我却十分欢迎!”
谢长老一听,脸色巨变,而其它长老却是依然端坐着,一点也不介意两人打一场的样子。
谢长老正要起身,一边的周公长老此时却是眯笑着轻轻拍拍谢长老这肩道:“谢长老不必怒气冲冲,敖老弟向来如此,可他却也并非不把这十二城放在眼里,你若与他一拼,怕会失了面子!”
“你什么意思,老周公,你的意思是我还打不赢一个毛头小伙,怕是你高看他了!”
谢长老本来只是一个姿态,未曾想周公在此时却是一点不把他放在眼里,话中带讽,意思很明显,若是他与敖玄云比,怕是要输得难堪,失了面子。
敖玄云心里其实也很明白,这谢长老虽然看似一副商人模样,可他掌管着铸造魂币,魂币本就需要以魂力注入,所以中饱私囊,从中得利,提升魂力,当然是不在话下了,他的魂力当可以古长老一拼,并非泛泛之辈,心里却也没底,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,不这样做让量公与莫长老两人十分难堪,并且也影响在这十二城的话语之权。
“谢长老,你若想打,我自然奉陪,何必跟一个小辈计较!”
古长老声音此时却冷冷响起,让大家不得不一起看着古长老,毕竟与他的资格,如此大事,却是一言不发,自然有些异样,此时说起来,却是强出头,为敖玄云撑腰,这到是让敖玄云十分意外。
龙城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看来对堂下这些长老的争斗已是习已为常,九大长老,若是一方坐大,对他来说,自然不想看到,相互牵制才是平衡之理,才能让他的城主之位十分稳固,想来他如此安排,定是已深知敖玄云的脾气,这才故意激怒敖玄云,同时挑起两方争斗,以平衡双方权力。
“老古,仙婆婆才逝,我不想与你争斗,你是魂修院长,我自然知道你的魂力,你我相争,不过半斤八两之份,有何意义!”
谢长老毕竟是掌管魂币铸造钱的人,刚才发火愤怒,可若是真的对上古长老,他却也并没有赢的把握,所以此时说话,却也低调许多。
“敖城主,虽说听闻你已是这十二城风头无二之人,在狮山镇又让我两个妹了失了面子,今日不若我与你玩几手如何!”
“妹子,我看你还是让大哥先来,我向来重英雄识英雄,十分佩服敖城主的胆识和自负,只是一直偏居十二城北,大海之沿,未曾与敖城主相识,刚才龙城主已说了,我刚任长老之位,还要与众位亲近亲近,今天就由我先来与你亲近一番如何!”
黄脸生十分狂妄,却是不把敖玄云瞧在眼中。
“既然要亲近其它长老,不若我来陪你如何,敖老弟他可不是长老!”
量公长老从来也见不得如此狂妄这人,而敖玄云却是一个例外,因为敖玄云的分析判断,似乎每件事都已应验,所以量公长必然要保敖玄云不死,若是敖玄云有什么不测,那十二城定然真的危险了。
量公长老说完,自个儿站起身,向黄脸生一伸手,自然走到大殿之中,不容别人阻止,也不想听其它人的劝阻。
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黄脸生看似粗壮,却是十分灵巧,一个瞬移就已站到了量公长老的对面,一点也不胆怯。
“两位长老,若是论武,我自不阻拦,可我十二城一直和睦相处,所以动手之时,还望点到为止,莫伤了灵体!”
龙城主如此一说,自是同意两方对峙,可这话却是说得有些多余,魂师相斗,若要分胜负,不伤灵体,如何办到,只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却是都看着两人。
敖玄云站在量公长老一侧,那妖艳公主,却站在黄脸生一侧,看来是两不相让,若是有意外,当是有相帮之人,而其它长老自然也是乐于一看,都松驰下来,静待两人相斗,就像前几日看敖玄云与树长老相斗一样。
敖玄云则是一脸忧虑,这量公长老他知道魂力深浅,可这黄脸生却是难测魂力高下,并且该是有备而来,显然已是占优,不过他却已想好了后路,今日之战,怕是一道开味之菜,大菜还在后头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