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证券投资咨询公司排名

天籁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> 二百四十五 这下尴尬了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刘策在新城休整一夜后,和拓跋玉海跟拓跋嗣道别,便带军踏上了返回玄武关的路程。

    等刘策离开后,拓跋玉海叹了口气,对拓跋嗣说道:“城主,请给本王一百亲卫,押送慕容五人前往王庭复命。”

    拓跋嗣点头说道:“王叔,我已经准备好两百亲卫与你一道返回王庭跟父皇复命!只是王叔不多在这里歇息几天么?”

    拓跋玉海说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本王没时间再耽搁了,慕容宝五人必须早日送交圣皇定夺,事不宜迟,现在就出发……”

    昨夜刘策和拓跋雪交谈后,拓跋雪很快就提出慕容宝一行五人当交有拓跋宏业发落,拓跋玉海和拓跋嗣也无话可说,自然是答应了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阿爹,我也想一起去……”拓跋雪忽然出现在拓跋玉海身后,对自己的父亲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从现在开始哪里都不准去,在城里好好呆着,等本王回来就该给你操办和刘策的婚事了,这个节骨眼上就不要再多生事端,明白么?”

    拓跋玉海断然否决了拓跋雪的提议,他岂会不知拓跋雪此举是想找机会多见上几面慕容宝,为了斩断二人之间那股念想,拓跋玉海自然不能再放纵自己女儿胡做非为。

    拓跋雪眼中浮现一丝失落,拓跋嗣见此忙安慰道:“阿雪,听王叔的话,哪里都不要去,静等出嫁好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雪只能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,继而被人搀着向城主府走去。

    “城主,阿雪就拜托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叔请放心,我会看住阿雪的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玉海和拓跋嗣做了最后的道别,便押送着慕容宝五人开始向王庭方向进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九日,王庭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拓跋宏业还在跟群臣商议要不要去击破圣岗堡。

    拓跋玉海被刘策救出的消息还未传来,拓跋宏业依然摆出一副“兄弟情深”的表情示人,但每次商议就是在提到派兵求援时,便以“事关重大”为由,暂且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深知这位草原雄主为人的朝堂大臣,敏锐的嗅到一股阴谋的气息,因为拓跋宏业平时办事都是雷厉风行,根本不可能在已认定当然事上变的如此拖拖拉拉,显然他这是有自己的算盘。

    今日,王庭朝堂上再一次展开对于是否出兵击破慕容宝一行人的讨论。

    拓跋宏业扫视群臣一眼,心中计算了下时日,几乎已经可以断定拓跋玉海凶多吉少,便故作沉痛的对群臣说道:

    “诸位臣公,朕连日来遍访辅政王的消息,几乎将整个蒙洛草原上下都翻遍了,都未发现辅政王的消息,如此看来,辅政王怕是真的被围困在圣岗堡,

    如今这么多日过去,也不知道朕的弟弟到底怎么样了?希望大地之母庇佑,能让他转危为安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无比诚恳,仅从面部表情来看,绝对能获奥斯卡影帝提名,充分表现了一位兄长对自己弟弟的思念和担忧,也看出了一位帝王的落寞和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深知其中剧本的大臣,比如拓跋硅就没有被拓跋宏业的精湛演技给迷惑,他知道拓跋宏业这是有意在拖延解救时间,目的就是借慕容宝这帮孙子的手除掉拓跋玉海,然后再借机向慕容部施压,从而削弱慕容一族在蒙洛帝国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这一石二鸟之策,便是拓跋宏业的权谋之术,最终目的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威望。

    最是无情帝王家,蒙洛帝国最高的主宰同样摆不脱这个宿命的轮回,所谓的兄弟情谊在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拓跋律忙出列劝道:“圣皇且莫说如此不吉利的话,微臣相信,辅政王绝对会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拔赤也出列说道:“是啊,圣皇,辅政王吉人自有天相,断不会被慕容宝这几个跳梁小丑给加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众臣纷纷劝说拓跋宏业,宽慰拓跋玉海不会有事,就连拓跋硅这时候也只能加入大家一起宽慰拓跋宏业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宏业叹了口气,缓缓从龙椅上起身,走到大殿上,扫视着对自己毕恭毕敬的群臣,幽幽说道:

    “都怪朕考虑欠周,如果辅政王身边有一支数千人的军队,又怎会遭此劫难,朕之所以命人四处探寻王弟的消息,其实,

    是朕不愿意相信朕的王弟会被围困在圣岗堡内,毕竟,王弟可是草原战神,朕不希望看到他被一群后辈给逼到这般的境地,

    但是,朕现在不得不承认,是朕疏忽大意了,圣岗堡内估计就是朕的兄弟,朕早就应该发兵前去拯救,都是朕的错,寡断害了朕的亲弟弟啊,唉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叹息,仿佛真的流露出兄弟间那血浓于水的感情,如果之前那番话只是奥斯卡影帝提名,那现在的表演绝对直接当选影帝称号,再一次流露出身为帝王的兄长对无法拯救受难的弟弟那种凄凉无助。

    这种表演,绝对比蔡徐鲲打篮球要强上几十倍,让整个大殿都覆盖在一片沉痛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拓跋硅脸颊是不停抽动,他十分清楚事情的真相,但偏偏又不能说破,第一次他心里觉得自己尊敬的圣皇,有那么一点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兄弟相残,这对草原各部来说,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每一个部落之间的权力交替,几乎都是在血腥的屠戮之中展开单位。

    但偏偏自蒙洛帝国统一后,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少改变,普通牧民部落之间依旧保持着那种习俗,可类似拓跋氏这样处在金子塔顶端的上层,早已开始潜意识的抛弃这种陋习,转而学习相对文明的继承制度。

    蒙洛贵族也是一个矛盾的生物,一面极力贬低蔑视中原人,一面却又疯狂的学习他们的文化,比如这宫廷礼仪方面,除了礼节保持草原传统之外,所设的官衔几乎全部仿照了大周皇室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拓跋宏业更是将权力内部最为黑暗的权谋之术学了个遍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,拓跋宏业不再变得光明磊落,不再如当初那般豪情万千,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权奴。

    拓跋宏业回到自己龙椅上,接着对众人说道:“虽然朕不愿意相信,但朕却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,

    王弟是不可能在数万人的围困下坚持到现在,如今过去了二十多日,王弟怕是早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大殿鸦雀无声,静静等待着拓跋宏业想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所以,朕打算要将王弟的后事先考虑起来了,朕会赐其子拓跋无忌王爵,让其继承王弟的牧场,

    另外,王弟的丧事,朕要以皇室最高规格操办,算是朕作为他兄长的一番心意,唉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宏业说完,扶着头叹息了一声,整个大殿内气氛再一次诡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拓跋硅马上出列说道:“圣皇,请千万不要说这样消沉的话,王的后事暂且不提,

    当务之急应该尽快派兵前往圣岗堡,另外命绣红幡配合出兵,一举歼灭慕容宝和慕容冲的部队!”

    “朕当然要派兵去剿灭他们!”拓跋宏业沉声说道,“这群狼崽子敢对朕的王弟下手,朕绝对不会这么轻饶他们,朕要亲自领兵去把他们全部杀光,为朕的王弟陪葬,朕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~~圣皇~~辅政王已回到王庭,目前正在宫外待命!”

    在拓跋宏业措辞激昂的要为拓跋玉海讨回公道之时,大殿外传来的一声侍卫禀报,如同一记闷雷,击打在他头顶,让他顿时面色呆滞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王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我也以为王遭遇了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地之母庇佑,王真的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内的众臣闻听拓跋玉海在殿外求见,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毕竟他们当中不少人还是比较尊敬拓跋玉海的,都不希望他出事。

    拓跋宏业现在无比的尴尬,只觉得自己方才那番话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在夸夸其谈,现在被人猛地一巴掌扇的原地打转,实在感到丢人。

    但拓跋宏业很快就换上一副激动不已的表情,大步走到那来禀报的侍卫跟前:“朕的王弟真的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侍卫难掩心中兴奋,笑着对拓跋宏业说道:“是的,辅政王真的回来了,如今正在殿外恭候,一同前来的,还有慕容宝、慕容冲、慕容慎、慕容绍和慕容超五人,他们都被押解在囚车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宏业心中十分的失望,但脸上却十分自然的露出狂喜之色,对侍卫说道:“速速诏辅政王进殿,朕有很多话要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侍卫应声离去,不一会儿,拓跋玉海魁梧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大殿上。

    “臣,拜见吾皇!”

    一见到拓跋宏业,拓跋玉海就沉声下跪,行了见面礼。

    拓跋宏业再一次确认眼前跪拜之人就是拓跋玉海之后,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,但脸上却始终摆出一副激动不已的神情,淡淡地说道: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朕十分的担心你,方才还在与满朝大臣们商议怎么去营救你,如今看到你完好无损,朕这心也就安了,起来说话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圣皇!”

    拓跋玉海闻不动声色的言起身,事实上他一路赶回王庭的半途中,已经明白自己这位兄长是想借刀杀人,除掉自己的嫌疑,但也没有当场点破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寒暄后,拓跋宏业忽然问道:“对了,王弟,朕想知道,你是如何脱身的?”

    拓跋宏业现在特别想知道,是什么人敢冒违抗皇命的风险,去搭救拓跋玉海,对于这样不听命令的人,他绝对不能让他活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