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证券投资咨询公司排名

天籁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仙子请自重 > 第一零二九章 踏乾坤
    天枢神阙门人表示很蛋疼。

    无相后期,可以压得整个灵云宗瑟瑟发抖,但对于天枢神阙倒是不慌,不是一个体量。

    神州第一宗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曦月宫主就是无相后期,鹤悼宗主还快太清了,神阙内部各种奇阵禁制,大家手头法宝无数,常理几个无相联手也不敢闯,一个无相后期的对手就想打进来那是来送呢。

    没看天虹子出使根本就不敢进门?

    这个秦弈理由虽然恶心人,细想还挺聪明,举着个提亲牌子往里冲,把这种性质恶劣的闯宫变成儿女私事,传出去说不定还算个佳话来着,天枢神阙也没法因为这就对他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敢强闯的底气,倒不是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天枢弟子们倒是很想喊打喊杀,但得承认这确实不叫敌军,情场敌军算不算?算的话他早就是蓬莱剑阁死敌了……

    不算敌人,可还是会让天枢神阙很丢脸啊,被人这样叩门闯入,神州第一宗的脸呢?

    必须把他轰出去啊!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……宫主说了,不许下重手。

    这啥意思?

    各种强大阵法不能乱开,手头的法宝不能乱用,那都属于开弓出去就收不回的巨大威能。

    然后宫主自己不出手,还让人去封明河师妹闭关处不许她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群乾元晖阳的修士怎么挡一个无相后期?拿头挡?

    他们能做的只有自己结阵,形成超过普通联手的强大力量,就像当年程程指挥众人结阵抗击贺归魂一样,这都已经是需要拿命拼的事了。

    但尴尬的是……

    眼前这个秦弈好像非常精通阵法,对他们天枢之阵尤其有心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拿北斗七星阵来说,不管大家怎么变阵,搞了半天天枢位都是他。

    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被抢的位,莫名其妙的阵眼自动就变成他了。

    阵势一破,那就是普通围殴,他们谁围殴得过一位无相后期啊!

    秦弈甚至连棒子都收起来了,一面树皮盾环绕身周,所有试图攻击或控制的术法被挡得一个不剩,大踏步往神阙内部冲了进去。所过之处人仰马翻,连挡他一下步伐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一个道士跌跌撞撞地到了观星台:“那猴……那人已经到了第八宫!”

    他是跌跌撞撞,曦月是团团转转,在观星台上如踩热锅:“怎么办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道士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宫主谁假扮的吗?

    平日里的雷厉风行呢?你出去拍他啊!开动阵法啊!在这里转个吉尔圈呢?

    道士不敢那么说,还是忍不住道:“宫主,只要收回不得下重手的指令,我们怕他个棒子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怕他个棒……算了。”曦月道:“反正他也没下重手不是吗?”

    道士一肚子老槽不知道怎么吐,人家都打进门来了,您这还是和对方在打猫猫拳呢?

    曦月可一点没有默契打拳的想法,急得继续转圈圈:“你们就不会用迷踪迷幻一类的阵法困他吗!”

    又有道士赶来:“报!宫主,第七宫了!玄心师兄他们开动斗转迷天大阵,被破得自己都不认识了……”

    曦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主!第六宫了,他好像认得路,是不是有内鬼?我们这棋布星罗的千里山脉宫阙,新弟子几年都找不清路,他怎么跟走一条直道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曦月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内鬼当然有啦,只不过秦弈认得路倒不是因为内鬼。

    曦月知道,不管自己还是明河,可没有给秦弈递过自家地图……他是真勘破了整个天枢神阙极为特殊的堪舆布局,直奔第一宫。

    曦月心情忽然有些怔忡。

    原来那早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。

    已经是一位足以勘破她与鹤悼毕生心血构建的星阵布局的强大修士,真正站在一个层面甚至犹有过之的顶级强者。

    根本不是自己这样自乱阵脚下一堆糊涂命令能抵抗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曦月的神念看见群山雾霭之间,青衫踏白雪,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好像定位有点错了……他此来的目的好像也不是那么简单的……

    是这样啊……

    她安静地看了一阵子,忽然一笑:“吩咐下去,让大家都退下吧,不用白费功夫,此人非尔等可敌……本座亲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道士们狂喜。

    早该这样啊!之前您是中了什么邪呢!

    秦弈飞速前行,已然踏足第二宫。

    他终于感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一只虚无的大手从天而降,带着熟悉的橘皮老道姑灵魂共鸣:“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啊。”秦弈仰天看着那只大手,自己也张开右掌,冲天迎击。

    无数次被这只大手拍得跟只猴似的,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……如今再看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手掌和巨手相接,强大的灵魂震荡传遍千山。

    不少天枢弟子纷纷倒退百里,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击,蕴含的能量震荡连余波都能冲击得他们魂海沸腾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该不会真能和曦月宫主旗鼓相当?

    千山万众围观之下,那只灵魂巨掌散为星星点点,没入秦弈身周。

    秦弈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满天星斗,周天星辰闪烁,不知此身何处。什么青山白雪,什么九重宫阙,都再也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掌上乾坤。

    无相交锋,从来不需要直面,这已经是真正在斗法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主场,利用了地势天时,实际上是曦月能发挥的最强控制技,不是一个简单的阻止。

    破了,就直抵第一宫,破不了,就老老实实困在这听老道姑讲经吧。

    秦弈深深吸了口气,阳神骤然光耀。

    外面的弟子们看去,就像一轮烈日在星斗之中上升,与星辰之外的晨曦月色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太阳真火VS太阴之力。

    “轰”!

    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炫光之中,再也看不见任何色彩。

    第一宫的后山之外,明河在闭关之中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足使天地失色的震荡,是……为什么有点熟悉?是他?怎么这么强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隐隐听见的‘特来提亲’,难道还真的不是错觉?”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这种混沌之意……”明河再度感应了一阵,豁然站起身来,确定无比:“绝对是他在和师父交战!”

    情郎闯宫和师父打起来了?

    明河急了,飞速奔出秘窟内,却发现门口被人封禁了出不去。

    明河:“?”

    有人在外赔笑:“师妹,我们也是听命行事。宫主交待,你不许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又来了。”明河气道:“我都无相了,还搁这跟我玩大家长包办呢!”

    道士们面面相觑,敢情这不是那个秦弈一厢情愿,是真的两情相悦啊!他这闯宫是真来提亲的啊!

    有些谣传不是谣传……被这么一搞,传出去说不定还真是修仙界的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佳话呢!

    可所谓佳话是对别人的,对道士们就叫丢脸的背景板。于是纷纷劝道:“师妹,你是出家人,宫主也是为你好……再说了,这样闯宫,我们不要面子的嘛!”

    明河跺脚:“我冥河之灵要嫁人,关明河什么事,你们管得着吗!都给我闪开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参加515活动的,可以用口令“妖玖陆”,有机会拿鸡霸称号的哦。